笔趣库 > 开局成了公主驸马 > 第五百四十一章 薛仁贵的饭量

第五百四十一章 薛仁贵的饭量

[]
  
  有个好媳妇,就算是妻管严也无所谓的。
  
  薛仁贵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  
  当年三十岁入了老李的法眼,就是媳妇柳金华出的主意。
  
  现在要迎娶王宝钗,一样是柳金华的主意。
  
  秦长青下意识的看看李银环,就想起来自己的媳妇了:传统美德,都是一脉相传的吗?大唐的女人,觉悟都这么高吗?
  
  薛仁贵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,但吃的十分含蓄。
  
  因为饭量比别人都大,几口就吃下了一碗白米饭,然后还有点意犹未尽。
  
  “小二,上盆!装一盆白米饭上来!”
  
  秦长青看出来了,小碗装的饭,已经不能满足薛仁贵了。
  
  “那个……”
  
  薛仁贵十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脸色通红,一阵比划,“贵人,两盆……这么大的盆……”
  
  “你饿了一天一夜了,不能直接吃那么饱的,先吃一盆,然后喝点米酒,不然伤胃的。”
  
  “好嘞!”
  
  一盆饭端来上来,薛仁贵也敞开了,撸撸袖子,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把一盆饭给消灭光了。
  
  秦长青愣了一下,一盆饭,一桌子菜,全都吃光了?历史诚不欺我啊!
  
  “小二!”秦长青对着外面一吆喝,“在上一桌酒菜!”
  
  小二进门收拾了一下桌子,彻底惊为天人,上下打量薛仁贵,也是感慨这人的饭量。
  
  在看看他的身材和手掌,那老茧一看就是长年练武的,在身边的硬弓:
  
  咦,这不是皇帝赏赐给云麾将军的震天弓吗?难道……
  
  妈呀,这难道是秦爵爷和云麾将军为陛下精心挑选的悍将吗?必须上报,必须上报,让皇帝也高兴高兴。
  
  清理完桌子,小二又陆续端上来酒菜。
  
  门重新关上,薛仁贵站起身对着秦长青一躬身,“敢问恩公如何称呼?”
  
  “平西爵爷秦长青!”
  
  “秦爵爷?您就是秦爵爷?”
  
  薛仁贵的眼睛瞬间就亮了,“俺媳妇说,让我找王仁祐先生提亲,然后让他举荐俺到游骑卫当兵呢。想不到,这就遇到秦爵爷了。秦爵爷关陇之行,现在在关陇依旧被广传呢,他厉害了!”
  
  “既然你想到游骑卫当兵,不是不可以,但是得先过我媳妇这一关。”
  
  秦长青用眼神看了看李银环,“我媳妇要退役了,想找个接班人,你最合适。只要通过我媳妇的考核,一步到位,先进火头营历练一个月,把火头营的那群家伙全都打服了,我给你一个营,你去岐州剿匪,回来我直接让你做营长!”
  
  “火头营就好,火头营就好的。”
  
  薛仁贵不断的点头,对着李银环也是一拱手,“李将军,随时可以考核的。考核之后,俺就拜师!”
  
  “拜师就不必了,我没比你大几岁的,但我可以代父收徒的,等我爹回来,带你见见皇帝,如果皇帝恩准,让我爹传你兵法。”
  
  “大师姐,受师弟一拜!”
  
  薛仁贵对着李银环狠狠一施礼。
  
  “坐下说,坐下说。”李银环笑了笑,“长安城年轻一辈的,没有人是我的对手。你先别高兴的太早,考核可是很严格的。”
  
  “嗯嗯!”
  
  然后,四人有略微的喝了一点酒,在薛仁贵又连续的吃了十几个馒头之后,离开了秦氏酒楼,直奔游骑卫。
  
  路上,秦长青和李银环一亮马车,秦怀玉让人回家去帮牵了两匹马,和薛仁贵都是骑马。
  
  “你的饭量,看起来不大,怎么那么有力气?”
  
  看过了薛仁贵的饭量,秦长青奇怪的看着李银环。
  
  “我刚练舞的时候,能吃五斤牛肉,喝一坛老酒。力气养成了,就开始炼养生的功夫,内外兼修的。做武将的,不是光炼筋骨皮的,还要内练一口气。像薛仁贵这样的,三十岁之前都能保持这样的饭量,三十岁之后,就不需要了。”
  
  哦!
  
  听了李银环的解释,秦长青点点头,“如果考核合格,就退役吧。大唐不是咱们家的,我去赚军功就好了,你在外面征战了十多年,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,以后你就在家里做你的爵爷夫人,还焕儿在家享福,然后生他十个八个大胖小子……”
  
  李银环的脸微微一红,“呸,谁要和你生儿子,不要脸!”
  
  两个人就在车里面打打闹闹的,到了游骑卫。
  
  薛仁贵和秦怀玉在营门外下马,缓缓走进去之后,李银环对一名班长说了几句话之后,立马击鼓聚将。
  
  所有人尽数到齐,秦长青想了想,又让人去小清河,把牛见虎给找了过来。
  
  李长思给薛仁贵找了一套军装,因为游骑卫也有像薛仁贵这般高大的军卒,所以军装也很好找。
  
  穿上了游骑卫的军装,薛仁贵的气质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似乎这货天生就是带兵打仗的料子。
  
  “今天,对薛仁贵进行考核,火头军的人除外,其余人想挑战的,可以和薛仁贵练练。”
  
  李银环顿了顿,“我,马上要退役了,想找一个接班人,薛仁贵是人选之一,你们也是!所以,拿出你们的真本事出来!”
  
  “武艺、骑射、排兵布阵,最后的胜出者,我和他打!能在我手底下过十合,或者打败我的,综合成绩优秀者,代理游骑卫云麾将军一职!代理职位考核期,以出海为准,出海归来之后,大家集体投票表决,是留还是罢免!”
  
  李银环说完,大家也都觉得公平公正。
  
  “报!”
  
  李长思第一个站出来,“李将军,我是您亲弟弟,这次比试我弃权。因为带兵冲锋我在行,排兵布阵我可不行,咱爹的本事,我连一成都没学到,天生不是帅才!”
  
  程处亮也站了出来,“俺爹说了,我充其量就是个先锋,遇到个好的统帅,或许能平步青云,但让俺统兵……算了吧,让大唐的军卒少死几个吧,俺也弃权。”
  
  李德铠随后也走出队列,“我不能在游骑卫呆太长时间的,个中缘由银环姐你知道的,我也弃权。”
  
  最后,赵氏方站了出来,“我和薛兄弟比试一下。”
  
  然后看看其余的人,“都他娘的别傻愣着,三位小公爷还有别的官职在身,你们一个个打起精神来,又不是自相残杀,大比武而已,都他娘的拿出真本事。薛兄弟第一次登门,别让人家笑话!”
  
  然后,赵氏方对着薛仁贵一拱手,“兄弟……”
  
  咦?
  
  话说了一半,就看见薛仁贵的手里拎着李银环的震天弓,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神色,“你能开震天弓?”
  
  ,
  
 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