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> 第159章 顾荨就是丁寂遥!

第159章 顾荨就是丁寂遥!

陆韵微脸色一变:“华珍,这件事不重要了,以后不要再提了!”
  
  顾芯送的画,到底是真是假,现在的确都不重要了。
  
  薄亦深喜欢她,老爷子满意她,她还是云谷大师的师傅,有着海外名校的硕士文凭,甚至还不忘初心的回家扶持家乡农业。
  
  顾芯的优秀,已经甩出同龄人一大截了。
  
  顾芯则是眼底兴味十足的看着前来挑衅的陆华珍,而后眼睛里泛着明晃晃的笑意,又将头慢慢的靠在了薄亦深的肩上。
  
  而陆华珍看见这一幕,气得当即脸色就绷不住。
  
  她转开视线,看向陆韵微:“姑姑,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丁寂遥那可是在全球都享有盛名的美术家,怎么能让乱七八糟的人玷污了他的名声呢!”
  
  陆韵微没想到这个一向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侄女,这次竟然这么不听话。
  
  她看看顾芯,又看看陆华珍,将陆华珍拉在一边:“不要胡闹了,华珍,亦深喜欢顾芯在,这事儿谁都无法改变,你还是认命吧!”
  
  听到陆韵微这么直白的劝说,陆华珍气得头脑发昏。
  
  薄老爷子拧起了眉,重声提醒:“你若是存心来挑事,就直接离开吧,不要等着我轰人!”
  
  薄亦深则是勾起了唇,揽住了顾芯的肩膀:“我老婆送的东西,真的不能再真了,表姐,我看你是弄错了什么东西吧!”
  
  陆华珍暗自咬牙。
  
  好一个顾芯啊!
  
  这就收揽了薄家的所有人心了!
  
  陆华珍这辈子最讨厌的,就是薄亦深叫她“表姐”!
  
  “亦深,我看你是被美色迷昏了头脑”,陆华珍怒斥,“姑姑在病房躺了两天,你只顾和顾芯情情爱爱,你还记得自己亲妈躺在医院里吗?”
  
  薄亦深挑起眉,琥珀色的瞳孔泛出危险的光泽:“表姐,我们薄家的家事,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!”
  
  陆韵微加重了口气:“华珍,不要再胡言乱语了,你要是来吃饭,我欢迎,你要是来搅和了我们家的家宴,我就请你改日再来!”
  
  陆华珍着急:“姑姑!你怎么……”
  
  顾芯看到陆韵微态度坚决的站在自己这边了,才笑着问:“表姐,你出口就说我送的是假画,总得讲求点证据,丁寂遥的确是消失不见了多年,但是不代表她已经去世了,你这样是不是有信口胡说的嫌疑?”
  
  陆华珍;冷笑:“顾芯,我就知道你死鸭子嘴硬,不肯说实话,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我已经请来了圣马汀艺术学院的校长,他是唯一一个识得丁寂遥本人的人,是他告诉我,丁寂遥已经在两年前自杀身死,而你这幅油渍未干的画,一定是假的!”
  
  薄老爷子大惊:“什么?丁寂遥已经去世了,唉……英年早逝……可惜啊可惜!”
  
  薄老爷子难过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  
  薄亦深的眉梢则是轻轻一挑。
  
  他追查丁寂遥这么多年,都没从圣马汀学院的校长口中得到丁寂遥身死的消息。
  
  这校长怎么会告诉陆华珍,丁寂遥死了。
  
  薄亦深看看顾芯。
  
  发现顾芯唇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,看着陆华珍。
  
  嗯……
  
  薄亦深掐指一算,老婆又要使坏了。
  
  这种时候,他看着就好。
  
  顾芯仰头看着墙上的两幅挂画,颇有些伤感:“表姐,你既然来者不善,并且言之凿凿,如此笃定,那就一定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,我就算说什么你都不会信,那你就把证据全部都搬出来吧,若是真如你所说,我顾芯送的是一副假画,那我一定召开新闻发布会,当着全球人的面,向丁寂遥大师赔礼致歉。”
  
  陆韵微拧眉叹气,“难怪,难怪,华珍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  
  怪不得昨日陆华珍忽然话音一转,提议她让顾芯来家里吃顿饭。
  
  弄了半天,是要趁着今天大家都在的时候,气势汹汹的过来兴师问罪啊!
  
  薄亦深则是勾起唇角,无条件的跟老婆一唱一和:“表姐,那您就快将那位校长请出来吧,别卖关子了,毕竟大家都在急着吃午饭呢,饿坏了我的未婚妻,我可是要找表姐算账的!”
  
  陆华珍气得脸色扭曲,外面响起汽车鸣笛的声音,她神色一喜。
  
  “哈里曼校长到了!”
  
  外面传来脚步声,所有人都朝着外面看去。
  
  很快,一位白胡子,穿着定制西装,手拿手杖的,头戴礼帽的老人就在司机的带领下走了进来。
  
  这位老人虽然须发全白,但是碧绿色的眼珠依旧犀利,浑身傲气凛然,充满了艺术人的锋锐之气。
  
  看来这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圣马汀艺术学院的那位神秘校长了。
  
  陆华珍高兴的迎上去:“哈里曼校长,您看墙上那副《咖啡馆里的女人》,这就是那位不知死活,胆大包天的顾芯,伪造出来的假画!”
  
  哈里曼看到墙上两幅油画,激动的丢开手杖,几步走了过去。
  
  他仰着头喃喃感叹:“当初这幅《梧桐》,是她留给我们学院艺术馆的隗宝,结果却被大盗窃走,没想到多年后,我还能在世界另一端见到这幅画……”
  
  哈里斯眼泛泪光。
  
  陆华珍着急:“校长,您看那副《咖啡馆里的女人》啊,那副就是连维尔斯先生都难以辨明的假货!”
  
  哈里斯校长看向另外一幅画,这一看,他就是浑身一震:“啊,你还活着,你果然还活着,你竟然肯屈尊画了一幅一模一样的画,天呐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”
  
  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  
  陆华珍激动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,她气急败坏:“哈里斯校长,您在胡说些什么,您不是说丁寂遥死了,这是假画吗?”
  
  此刻,被薄亦深高大身形挡在后面的顾芯,也终于走了出来。
  
  她面带笑意:“哈里斯,好久不见啊!”
  
  听到这熟悉的温声软语,哈里斯惊呆了,他扭头看向声音来源,
  
  “丁寂遥!丁寂遥,你竟然在这里,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
  
  哈里斯热泪盈眶,抓住了顾芯的胳膊,口中喃喃念着丁寂遥的名字。
  
  顾芯摇摇头,和哈里斯校长拥抱:“这么些年,你一直没有放弃找我,你太执着了!”
  
  哈里斯久逢故人,没想到自己还能有与丁寂遥再相逢的一刻:“你是我这一生精神上的信仰,我没有办法不去打听你的消息!”
  
  而此刻,客厅里的其他人都已经震惊到石化了。
  
  薄亦深瞳孔地震。
  
  启蒙他艺术的丁寂遥,竟然是他的未婚妻。
  
  陆韵微眼前一黑,又倒在了沙发上,她这之前百般嫌弃的儿媳妇,到底是什么怪胎。
  
  薄家人则是面面相觑,已经升起了要把顾芯供起来的想法了。
  
  上完药回到客厅的薄子寅和顾天,则是呆愣在了原地。
  
  顾天嘴巴一张一合,惊呆了:“我姐,一定是仙女下凡吧!”
  
  薄子寅惊讶之后,则是恼怒。
  
  现在顾芯身份有多厉害,就越显得当初他有多可笑。
  
  他简直就是从一开始就被顾芯耍弄的团团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