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首席继承人 > 第2830章,袒露秘密

第2830章,袒露秘密


  “我怀疑这个女人把我们当成要饭的了?”扭头给古乐乐说了一句话以后,狮震天直接就关上了门。
 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羞辱人了吧。
  用着一颗小小的石头就想要贿赂自己,这简直就是在做梦!
  但凡对方随便买点吃的过来,狮震天也不至于这么的生气。
  钱能够解决问题吗?
  他们跟着陈平在一起,根本就不缺钱好吧!
  司马南昭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吃了个闭门羹,表情变得很是难看。
  “你们居然……”司马南昭的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  纠结了半天以后,司马南昭也选择了翻墙而入。
  毕竟司马南昭的身手可不是盖的,想要骗过这两个“凡人”,还是非常容易的。
  毕竟宗门之中也有这规定,绝对不能够对普通人下手。
  所以说司马南昭就算是再怎么忍无可忍,也不能对狮震天两人下手。
  在司马南昭眼中看来,狮震天两个人也没什么实力。
  毕竟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元气波动,和凡人完全没有任何区别!
  狮震天和古乐乐两个人也快速的来到了一旁,讨论着在历练之地发现的问题,他们完全沉浸在了这种快乐之中,根本就没反应过来,有人进入了府中。
  而陈平在对方进入家里的第一时间,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  “没想到家里竟然来了一个小耗子。”
  其他人现在也不在家里,陈平很清楚,古乐乐和狮震天两个人肯定摸鱼去了。
  不然的话,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的。
  陈平也没有多说什么,任由着这一只小耗子在家里面到处乱窜。
  他们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塞到了戒指里,所以根本就不害怕对方会偷走什么。
  司马南昭在这个地方到处乱走着,很快就找到了一间紧闭的房门。
  不得不说司马南昭是个非常幸运的女人,这间房正是陈平的房间。
  走上前,司马南昭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。
  紧接着就对上了一张脸。
  司马南昭吓得连连后退,胸口不断的起伏着。
  看到这一片雪白的轮廓,陈平也忍不住撇开了头。
  没想到这个小耗子竟然穿着如此的暴露,确实有些不太雅观。
  “你随便进别人府里偷东西,可就别穿的这么暴露了,穿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不好吗?”
  陈平皱起眉头说道。
  他可不喜欢看到这群女人穿着太暴露的衣服,站在自己面前。
  他唯一愿意看的也就只有自己的老婆了。
  司马南昭看到了陈平嫌弃的表情,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这是很嫌弃我吗?”
  作为一个天之骄女,司马南昭走到哪里都是受人追捧的存在。
  这件衣服可是司马南昭为了下山,专门穿的一件新衣服。
  这件漂亮的新衣服足以证明对陈平的尊重。
  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露出了这么嫌弃的表情。
  “你是陈平?”
  司马南昭皱起眉头,开口问道。
  如果对方是陈平的话,那一切都很好解释了。
  也只有陈平这个人,才会说话这么难听!
  毕竟这是个和剑云宗玩到一起的人,能够是什么好人呢?
  一想到自己还穿着件新衣服来见陈平,司马南昭就觉得无比的浪费。
  “你没有找错,如果想要进来坐会儿的话,就把这件衣服给换上。”
  陈平随手从空间中摸出了一件衣服,甩给了司马南昭,紧接着关上了大门。
  司马南昭站在门口握着这件衣服,只觉得无比的羞耻。
 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这样对待!
  不过司马南昭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,以最快的速度将衣服套在了身上。
  同时司马南昭也敏锐的注意到了一点。
  陈平的手上并没有衣服,但是他却能够在一瞬间变出一件衣服给自己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难不成对方拥有着储物的东西?
  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陈平的身份绝对不容小觑。
  很快,司马南昭换好了衣服,轻轻的推开了门进入了房间。
  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陈平淡定的给自己泡了一壶茶。
  听到这一句话,司马南昭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怒火再次点燃。
  “你这个人的态度就不能够好一点吗?我千辛万苦过来找你,就被你这样冷漠对待?”
  一想起自己吃了个闭门羹的事情,司马南昭就很生气。
  “你手底下的那两个手下,实在是太过分了,竟然把我关在门口!”
  听到对方的这一番说辞,陈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他甚至都能够想象,狮震天把对方关在门口的模样。
 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也是挺讲规矩的,并没有大喊大闹,也没有强行的要闯进来,只是偷偷摸摸的溜进来了而已。
  “有话就说。”笑了以后,陈平也收起了自己的表情,取而代之一副严肃的神情。
  陈平的表情让司马南昭觉得很不爽。
  “我过来就是想要问一下,为什么剑云宗的人会如此看好你,难不成你的身上有什么秘密吗?”
  正在喝茶的陈平听到这一句话,差点被呛死。
  说实话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人。
  就算是他想要开门见山的问话,也不可能这么直接吧!
  “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陈平饶有兴趣的开口。
  这个女人看上去傻乎乎的,虽然长得还算不错,可总觉得脑袋缺一根筋。
  似乎这女人做事永远都是如此直来直往,根本就不懂得拐弯抹角。
  有的时候挺可爱的,但有的时候也挺令人头疼。
  “你要是不想告诉我那就算了呗,我只是过来问一问你而已。”司马南昭耸了耸肩膀,这一个说法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。
  看到对方的样子,陈平忍不住笑了。
  “我可以告诉你,剑云宗想要找我买一个东西,我可以送你一个。”
  “拿回去给你的宗门之主展示一下吧,把这张纸贴在一个普通的武器上面,你就会有惊喜。”
  “这个东西的名字叫做符箓。”
  说完这话,陈平一口饮干了杯中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