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奶爸学园 > 769、做饭 2/2

769、做饭 2/2

PS:过5分钟后再看。
  
  大笑的喜儿被谭锦儿带到一边去了,勒令她快点别笑了。
  
  但越是这样,喜儿就越笑的开心,根本停不下来。
  
  院子里全是她一个人的笑声。
  
  小白:→_→
  
  嘴巴里叽里咕噜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  
  气的不轻。
  
  “张老板~”小白忽然认真地问道,“有的娃娃为啥子憨憨的?”
  
  张叹:←_←
  
  这让我怎么回答你?你别有的娃娃,直接报喜儿的身份证号码不好吗?特指喜娃娃呗。
  
  喜儿终于没笑了,被谭锦儿牵着小手来跟小白和好。
  
  小白想了想,同意和好,两人握了握小爪子,象征性地就和好了。
  
  张叹说:“你们是要继续上课呢?还是继续挖沙子?”
  
  小白和喜儿异口同声说挖沙子,担心张老板反悔,匆匆跑去,继续挥动小铲子,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啊。
  
  谭锦儿又惭愧地说:“是我没教好。”
  
  张叹摆摆手,看了看日头,快到头顶了,说:“快中午了,就在这里一起吃饭吧。”
  
  谭锦儿说不用了。
  
  “就这么定了,我先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菜。”
  
  张叹回家了,谭锦儿目送他进入大楼不见了,忽然感觉身边有道目光在看她,回头一看,正好老李收回目光,嘿嘿笑,仿佛自言自语说:“大爷我这么大一个人坐在这里,愣是没人喊我吃饭!”
  
  谭锦儿连忙给他倒茶。
  
  老李见谭锦儿忙上忙下,勤快娴熟,欣慰不已,说:“锦儿你真像我女儿。”
  
  又说:“张叹像我儿子。”
  
  身后脚步声响起,是张叹回来了。
  
  “李叔你在骂我?”
  
  老李:“……”
  
  小白和喜儿正在用沙子做饭,说请他们仨吃饭,其中一碗有桑叶盖在上面的,是给老李特供的桑叶饭,请他务必吃下。
  
  家里没有菜了,要去菜市场买,张叹让谭锦儿在家里照看两个小朋友,他去去就回。
  
  老李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,说:“我坐在这里不是摆设,小白和喜儿两个小孩子很听话,我照看就行了,锦儿跟着张叹一起去买菜,多买一点,五个人吃。”
  
  他怂恿谭锦儿也跟着张叹去了,目送他们离开的背影,嘿嘿笑。
  
  小白端着她的那碗特供桑叶饭请他吃,老李不高兴地说:“我在帮你做好事,你还给我吃这个,我老人家牙都要掉光了!嫌我牙掉的不多是吗?”
  
  正在埋头做大餐的喜儿听到牙牙,立刻放下时锅铲,过来询问老李还剩下几颗牙,要跟他比谁的牙牙更多。
  
  她的牙牙刚掉了一颗,经常被小朋友们笑话。
  
  张叹和谭锦儿去了二十多分钟才回来,谭锦儿脸色红扑扑的,带着笑。
  
  两人手里拎着菜,经过院子时,说再等会儿,他们现在就去做饭。
  
  “喜儿你们在干嘛?”谭锦儿见小白和喜儿肩并肩站在阳光下,昂着小脸,立正站好,像两个憨憨儿。
  
  喜儿没有回答,憋着笑。
  
  “小白?”
  
  小白也没有回答。
  
  老李说:“别问了,她们现在是向日葵,在晒太阳,向日葵是不会说话的。”
  
  这是老李干的好事,他嫌小白和喜儿吵闹,尤其这俩孩子总是催他吃过家家饭,于是骗她们假装是向日葵晒太阳,能够快点长大。
  
  俩孩子信了他的邪,在太阳底下站了七八分钟了,每当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老李就鼓励一番,喂两碗鸡汤,喝的俩娃娃嗷嗷叫。
  
  小屁儿黑哪里是老屁儿黑的对手呢。
  
  张叹和谭锦儿回家做饭,小白见他们都已经回来了,但是她还没有长大一点点,不禁问老李好了没。
  
  “可以了,歇一歇吧。”老李说。
  
  小白立即跑过来说她怎么没有感觉自己长大了。
  
  老李认真地告诉她,光晒太阳还不够,还要吃饭,等会儿张老板和锦儿做好了饭多吃一点就行,回去睡一觉,肯定长大一截半截的。
  
  小白将信将疑,问道:“你莫不是骗我的咯?”
  
  老李:“怎么可能!我怎么可能会骗你一个小孩子!”
  
  “……喔,你吃的我莽莽吗?”小白贼心不改。
  
  “不吃!”
  
  “不吃就不吃!那么凶住啥子嘛,哼!……喜娃娃!好唠好唠,可以动咯。”
  
  喜儿还在假装自己是一株向日葵,太阳底下一动不动。
  
  小白见她还是不动,把她扛了走。
  
  喜儿hiahia笑,说她差点真的变成向日葵呢,她就差一点点了。
  
  “小花花,你怎么没有变成小花花呢?”喜儿好奇地问,趁机捏捏小白的脸蛋。
  
  小白:→_→
  
  “拿开你的手手!爬开~~~”
  
  “hiahiahia~~~~”喜儿大笑着跑开了,给老李端来了她做的过家家午餐,热情地推荐他尝一口。
  
  小白不甘落后,也把自己做的桑叶子饭送来,还装模作样地吹了吹,说不烫嘴哦,可以放心吃哦。
  
  两人争先恐后,热情似火,推荐劳碌了半辈子的老李尝一尝这山珍海味,珍馐奇葩。
  
  老李死也不吃,他宁愿喝桑叶子,也不肯吃一口,气的两个小朋友扬言不和他玩了。
  
  丢下“锅碗瓢盆”,跑了,去找张老板和谭锦儿,看看真的饭饭有没有做好。
  
  她们饿了。
  
  尽管她们已经“大吃”了一顿,但是过家家的美味佳肴不管饱。
  
  家里的门没关,小白和喜儿在门口探头探脑,说:“我们回来啦~”
  
  没人回答。
  
  她们换了鞋子进来,客厅没人,都在厨房,正在做饭。
  
  两位大厨联袂下厨,张叹在炒菜,谭锦儿在切菜。
  
  “灯影牛肉对刀工要求很高,我切不了,还是锦儿你厉害。”张叹一边炒菜一边侧头看一眼切菜的谭锦儿,下一道菜是谭锦儿的拿手好菜,灯影牛肉。
  
  去年她和喜儿没有回家。
  
  她家里没别人了,就她和喜儿两个。两人吃饱穿暖,整个世界就是温暖的。
  
  世界很小,但是小而美。
  
  虽然家里没人了,但是老宅还在,根还在,父母的墓碑还在,去年没有回家,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回去祭奠。家里积了灰,也要打扫。
  
  院子里小白和喜儿又吵起来了,这回有点凶。
  
  “怎么了?你们是好朋友啊。”张叹上前说。